2005.05.18(三)19

 

線上收聽

 

【踏話頭】

咱的故鄉台灣    詞:白蕊(林福裕)  曲:林福裕  唱:葉君儀

咱的故鄉,美麗的島嶼台灣,
山綠水青,花蕊四季齊開。
善良的百姓認真拍拚做工,

為著光明的前途暝日奮鬥,
願上天賜福阮所愛的故鄉台灣,
伊是阮心內永遠的母親,
無論離開偌呢遠,無論經過偌呢久,
一生一世,永遠咧數念你咱的故鄉台灣。

*來源:月娘半屏圓:台語創作藝術歌曲集(台灣幸福)

 

【台灣古詩詞】鹿港調;操琴調

二贊行溪ri-z跣-h迸g-ke    陳輝d迸-hui

竹橋平野路,  diok-giău b爽g-ia-l

春水漲清溪,  c慨-s鄜 di緋g-c爽g-ke

風靜寒沙闊,  hong z爽g h迸-sa k徨t

煙濃遠樹低,  i迸 lŏng uan-s de

青蕪海燕。  c爽g-bhŭ h徨n hai-ian

碧岸叫村雞,  pik-gh迸 gi軿 c慨-ge

為語南遊客,  ui ghu l逅-i-k焊

應知慎馬蹄,  滱g d sin-ma-tĕ

 

【台文】平原曠野的路上行竹橋過溪。春天雨水共清清的溪流漲gah滿滿滿。風平靜,寒沙曠闊。厚厚的煙霧吹落下(g)罩著遠遠的樹欉。青翠的草埔頂,海燕喧()鬧。青見見的岸邊,有聽著莊腳的雞啼的聲音。落南遊賞景致的旅客,請注意雨後路滑滑。路歹行,騎馬的時愛細膩、張持。

【作者】陳輝,字旭初,號明之,台灣縣(今台南縣市)人。一七三八年(清乾隆3)舉人。曾參與「續修臺灣府志」之纂修。連橫為輯錄詩作37首,都為一卷,名為「陳旭初先生詩集」,收於《臺灣詩乘》、《臺灣詩薈》。其詩以閒居吟詠為主,有清新婉約情致,形式亦完美純熟,流麗自然。連雅堂認為:「顧時際昇平,詩主敦厚。展卷低吟,尤勝於我輩之悲歌慷慨也。」

參考引用資料:(1)臺灣歷史辭典,許雪姬總策畫,流遠。(2)全臺詩(第貳冊),國家台灣文學館,遠流編撰。(3)台詩三百首,楊青矗編著,敦理。

【附】二贊行橋

竹橋隻渡漲西流,草綠寒煙拂岸頭,馬足欲前還又卻,數灣春水冷於秋。

【華文】台灣蟳無膏

董峰政

詩云:

竹橋平野路,春水漲清溪,風靜寒沙闊,煙濃遠樹低。

青蕪喧海燕,碧岸叫村雞,為語南遊客,應知慎馬蹄。(陳輝.二贊行溪)

據悉,為迎接新年新氣象,教育部致贈外賓禮品的包裝紙,出現部長杜正勝親筆書法題字,為教育部增添文藝氣息。有人譏為此舉乃是逢迎、奉承的官場文化。吾人則持不同看法,因為親筆題字,如果沒有兩把刷子,豈敢輕易下筆?所以不用擔心部長換了就會換包裝紙,否則豈不貽笑大方!當然,如果堂堂部長還倩人捉刀題字,那就更等而下之了。所以首先應肯定教育部的創意,如果再細謮詩句「風靜寒沙闊,煙濃遠樹低。」此乃引用清初台灣詩人陳旭初的詩作,由此亦可體會出杜部長的用心與用情,落實「由近而遠」、「由本土到國際」、「由具體到抽象」的教育理念。

    自古以來,中國一直視台灣為「東番」、為「夷州」,乃是教化未及的「化外之地」。除了視臺灣為「鳥不語,花不香,男無情,女無義」的傲慢外,更有「台灣蟳無膏」之偏見。總之視台灣為蕞爾小島,不看在眼裡。

    在清初(1683-)佔領台灣時,台灣本籍的讀書人幾乎沒有人中進士,所以才有這句俗諺「台灣蟳無膏」,來嘲笑台灣人缺乏文才,沒有學問。在清朝統治期間,由於台灣到北京路途遙遠,渡過黑水溝又常遭不測,而且往來費用盤纏花費甚鉅,所以讀書人視考功名為畏途。順利到京城參加考試者,又常遭內地的考生侮蔑、嘲笑,謂台灣諸生為「台灣蟳」,指沒有「卵黃」。其實在清朝時期,台灣舉人考取進士者共有32人(從康熙時的陳夢球到光緒時的汪春源),雖然不是名列前茅,但也差強人意。當前提、條件不一樣時,當然結果也必然不同,這無關「有膏」、「無膏」,純然是一種傲慢與偏見罷了。

張繼詩作「月落烏啼霜滿天,江楓漁火對愁眠,姑蘇城外寒山寺,夜半鐘聲到客船」、杜牧詩作「千里鶯啼柳映紅,水村山郭酒旗風,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樓臺煙雨中」,這些名詩,若用台語的文音(漢文)來吟誦,是最符合平仄、押韻的讀法,聽起來悅耳富有感情,這是稍涉獵台灣閩南語的人都知道的常識。但是我們琅琅上口的詩詞,全部都是古代的、中國的內容,俗話說:「江南雖好是他鄉」。在台灣的學子很少人知道,描寫有關台灣的人土風情的古典漢詩,至少上萬首,這些詩相較於唐詩毫不遜色,可是在教科書上,我們一首也沒唸過,難怪台灣人會神往故國河山,崇拜中國悠久文化。

    陳輝字旭初,乃台灣縣人(今台南),乾隆時的舉人,詩作「二贊行溪(今二仁溪)」,位於台南、高雄交界的溪流,為筆者每天上班必經之處,這樣的古典詩用文音來吟誦,特別有感情,即使用華語來朗讀亦是佳品。杜部長身為二贊行溪附近的鄉親,特別題這首先賢的詩句,是有情有義的作法,更重要的是喚起大眾重視台灣的本土詩詞。